巴东,一个坐落在湖北省西南部的山城。背倚海拔994米的金字山,面朝滔滔长江水,境内沟壑万千,闭塞的交通,让巴东亦有秘境之称。

但在这场来势汹汹的疫情面前,“秘境巴东”并非世外桃源。

重峦叠嶂,沟壑万千无法阻拦“疫”魔侵入“秘境巴东”的步伐。截至2月17日24时,巴东县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病例23例。其中,南京大学研究生支教团湖北巴东分队对口支援的官渡口镇,已有3例确诊病例。

揪心、焦虑、期待……自疫情暴发以来,似乎很难找到一个词,来概括巴东分队里四位南大青年的心境。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,“想去湖北!想回巴东!”

“我所教的学生,共事的老师,无一感染”

官渡口镇初级中学期末考试的结束,为孙天霖半年的支教生活画上句号。1月11日,乘坐飞机,他如期抵达青岛老家。

那时候,孙天霖怎么也想不到,疫情会变得那么严重。

没过多久,孙天霖渐渐发现,“湖北”“武汉”“疫情”成了媒体的高频词汇,湖北成了疫情的重灾区!全国疫情地图里,孙天霖看见,湖北省上那抹红褐色,心情沉重。自己的学生,一起共事的老师,孩子的家长……他(她)们,都生活在全国疫情最严重的省份。

每早一睁眼看卫健委发的官方数据报告、新闻App中检索“恩施”或“巴东”关键词,点开“实时更新全国疫情数据”推送,看看有无巴东消息……孙天霖试图从不同的信息渠道里,找到巴东的最新状况。同时,他重拾起刷QQ空间的习惯。因为在那里,可以看见学生们的最新动态

2月9日,情况有了转机。那天,官渡口镇初级中学召开全体教师线上大会。会上,校长表示,“从疫情暴发开始,一直到现在,整个官渡口镇初级中学,都没有出现感染的情况。”听到这句话后,孙天霖觉得自己像吃了颗定心丸,心里好受多了。

让孙天霖倍感触动的,还是来自学生的关心。正月初四,一位学生在QQ上询问起他的近况。孙天霖记得那个孩子,是初一5班的女孩,课上沉默,课下却很活泼。

没有过多的寒暄,学生的一句是否安好,已让孙天霖非常欣慰。青岛到巴东,山水相隔千余里,阻隔不断孙天霖和孩子们之间的羁绊。

“开学第一课,我想给孩子们听首《武汉伢》”

正月初六,巴东分队队长韩建汶收到湖北省内各类学校均推迟开学的通知。

韩建汶的第一感觉,是手足无措。一方面,是因为疫情形势严峻,自己的计划被打乱。韩建汶早已买好2月11日回巴东的高铁票,不得不取消;另一方面,巴东是国家级贫困县,无论是家长,还是孩子,都知道获取知识是切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路径。上课、学习,巴东孩子耽误不得。

不久,学校再次发来通知,停课不停学。借助网络平台,官渡口镇初级中学还是在2月12日这一天如期开学。听到这个消息,韩建汶觉得很开心,因为马上要和学生们见面了。

开学第一课,意义非凡。

韩建汶很早就计划好,开学的第一节课,要给孩子们听首《武汉伢》。由于学校需求,学历史出生的韩建汶当起了语文老师。他时时感叹,能教语文是件很幸运的事。因为语文和社会密不可分,因为他是语文老师,在开学第一课,他可以和学生分享,那些诞生于战“疫”一线的文字,去一起感悟文字背后,撼动人心的力量。

钉钉直播间开启,61个孩子全部上线!韩建汶透过屏幕和孩子们重逢。

“可爱的武汉伢。这是我的家,我们守护她。如果有一天,她也需要我。搭把手,就过了”,韩建汶把《武汉伢》的歌词呈现在孩子们眼前。一时间,网课页面被学生们的“武汉加油”“谢谢你奔赴在疫情一线”的话语刷屏。

透过屏幕上闪现的文字,韩建汶觉得这堂写作课实现了它的使命。给巴东孩子传递去坚定的信心,让自己的学生感受到息息相关的社会责任,这首歌没选错!

“疫情一过,我要立刻回巴东”

一年的支教还有一学期,在疫情影响下,牵挂着孩子们的支教团,暂时无法返回湖北。

尽管已经适应了线上教学的流程,但他们依然期待着和孩子们的团聚。巴东分队队员赵越对未来充满希冀。等到疫情好转、国家允许,他“想第一时间去湖北”,“学生在等我,我很珍惜与他们相处的时间”。队员李智轩则表示,除了关心孩子们的学业,他还希望孩子们更能有独立判断的能力,“将来有一天在回顾这段经历的时候,能对整件事有一些不一样的思考”。

韩建汶曾在支教日志里写道:“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。但当我到了这里,不是行人,似是归客。”其实,巴东分队的其他三名成员也有着同样的感悟。

巴东,对他们来说,也是自己的家。在“疫“情的寒冬,四位南大青年愿以自己的力量伴其度过。正如《武汉伢》里唱的“如果有一天,她也需要我。搭把手,就过了”。

来源:交汇点记者 李璞 徐亦丹

编辑:朱威